游戏内容
你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资料 > 游戏内容

背景

发布时间:2022/1/21 10:38:37

【万年之战】

天地之初,盘古开天辟地,后盘古猝,肉身化作日月星辰、山河湖海,而其灵魂化作女娲之身。然女娲又于世间数万载,后捏土铸灵,三皇生,形象不一,燧人似盘古双臂两足,伏羲似女娲人首蛇身,神农则作牛面人身。三皇性格各异,伏羲孤僻,神农和善,燧人热情而奔放,不耐寂寞的燧人恳请女娲再次施法造人,女娲挥下灵液,与泥土结珠,燧人则对其注入法力,使其成形,化作天地万灵。

燧人又邀伏羲与神农教化世人,伏羲授人文字,神农授人耕作,而燧人则授人以火种。然千年后,燧人法力消耗过度,即将消逝于天地之间,燧人不舍世人,恳请女娲用法力将其魂魄凝炼于日月,只盼能永远守护天地万灵,女娲念其一片赤子之心,为其重塑人身注入灵魂,乃黄帝也。

为维持天地秩序,伏羲、神农与黄帝三人合力将天地划分六道,即六道轮回,唯有上神方能跳脱六道之外。六道既成,伏羲率领一批得道之灵飞升神界,精研天道,从此不问世事。神农在划分六道时,灵元受创,魂魄一分为二,一为炎帝,二为蚩尤,唯有勉强以法力抑制,不敢教蚩尤出体,霍乱人间。而黄帝则继续教化世人,未有懈怠。

又过百年,蚩尤终苏醒,掀起战乱。炎黄两帝联手与之战于逐鹿,大败蚩尤。黄帝因法力消耗过度,恐再伤神元,唯有登上天界,留下颛顼继续教化世人,后黄帝与颛顼、帝喾、尧、舜等被世人成为五帝。而炎帝将蚩尤之魂封印于神识,就此开始了长达万年的沉睡。

【万灵之城】

万年之战后近千年,世间愈见繁华,飞升神界之灵亦不在少数。然女娲飘渺无踪,三皇隐世不出,五帝年岁尚轻,诸神无首,水神共工私自下界,霍乱人间。颛顼帝遣火神祝融战之,胜矣。共工难忍战败之辱,怒撞不周山,天崩地裂、星辰移位、湖海覆倾,天河之水倾于世间,六道众生遭受灭顶之灾,日月灵气泻于穹宇,变得稀薄不堪,也正因此,在往后的岁月中,便鲜有生灵能够飞升成神界了。

这一战,天地崩塌,惊动了神游天外的女娲。然上神之战,祸患无穷,女娲不忍世间再受疾苦,封印了盘古之心,三十三天门就此紧闭不开,也便断绝了世间通往神界之路。为补天洞,女娲踏遍五岳三川,收集五色神石,后又将法力注入部分五色神石中,并将修神功法刻于其上,散落八荒,据说唯有得女娲真传者方能再度开启盘古之心的封印,飞升成神。

百年后,世间生灵寻齐了五色神石,铸女娲神像一尊以表尊崇,使神石日夜浮于神像四周,与日月同辉。不久后,此地灵力浓郁,源源不绝,人们在此筑建城池,名之“万灵城”。又过数百年,修神八宗声威赫赫,传修神功法于世间万灵,分为昆仑宗、蓬莱派、雷音寺、飞花谷、幻灵宫、山海宗、九幽教及天魔门。一时间万灵城内万仙聚首,呈一派繁荣景象!

【万年轮回】

万年即将过去,封印松动,蚩尤又将苏醒。八宗之中是否有弟子能够开启盘古之心,飞升成神?伏羲、黄帝、炎帝又是否会再现人间,率领诸神阻止这场浩劫?谁才是万年轮回的变数?一切都无从得知。

神仙传的书卷,就此向你展开……

门宗背景

【六道】

六道:天道、人道、修罗道、饿鬼道、畜生道、地狱道

六道之士,各有迷惘,分别为命运之迷惘、因果之迷惘、执念之迷惘、轮回之迷惘、无知之迷惘、解脱之迷惘。

门宗对应:

1、天道:仙

2、人道:佛

3、修罗道:圣

4、饿鬼道:鬼

5、畜生道:妖、精、怪

6、地狱道:魔

【八宗】

时光追溯至黄帝诞生前,燧人尚在,请伏羲教化世人,伏羲所传之人何止千万,其座下有杰出弟子二人,乃鸿钧与燃灯是也,此二人聪慧异常,深受伏羲喜爱。

黄帝生,六道成;伏羲率众古神登天而去,临别时,伏羲嘱咐鸿钧与燃灯“虽尔等已得吾真传,本应封神登天而去,然世人无知,尔等需传吾衣钵,教化世人天道循环,不可懈怠!”,鸿钧与燃灯领命,与师尊挥泪而别。三千大道,各有迷惘,纵然鸿钧与燃灯,仍悟不  透全部大道,芸芸众生又如何能?

此后,鸿钧为尝遍三千迷惘,分身三具,乃三清也,后有弟子无数,属六道之天道,受天命之迷惘,此乃仙之起源也;

燃灯坐禅参悟,修得舍灵珠,转世生释迦牟尼,受万人敬仰,属六道之人道,受因果之迷惘,此乃佛之起源也;

万年之战后,轩辕黄帝命颛顼传其功法于后人。话说轩辕一脉,执念乃其道,无论燧人抑或是轩辕黄帝,均有大执念,而其后人世代亦无法跳脱,属六道之修罗道,受执念之迷惘,此乃圣之起源也;

六道生,轮回转动,有生则有死,万灵死后皆入鬼道,唯有轮回后,方能重回它道。然水火之战,使天地间白骨皑皑,怨鬼丛生,难入轮回,后得女娲渡化,方化虚为实,虽不入轮回,却也在九幽之下安隅一方,属六道之饿鬼道,受轮回之迷惘,此乃鬼之起源也;

至于妖、精、怪,皆乃女娲补天后,五色神石中的灵气滋养世间万灵后所化,后习女娲功法,传教各自族群,属六道之畜生道,受无知之迷惘;

然魔,由心而生,心中有魔则众生皆可为魔,滚滚岩浆焚其肉身,炼其灵魂,属六道之地狱道,受解脱之迷惘,此乃魔之起源也;